2022年01月21日 星期五
管理系统   |    邮箱登录   |    东北财经大学   
首页>>合作交流>> 合作交流>> 王洪章院长出席第九届中国中小企业投融资交易会暨2021“小企业 大梦想”高峰论坛并发表主题演讲

王洪章院长出席第九届中国中小企业投融资交易会暨2021“小企业 大梦想”高峰论坛并发表主题演讲

发布时间:2021.09.11     文章来源:教学科研部

分享到:

王洪章-演讲-650.jpg

9月10日,第九届中国中小企业投融资交易会暨2021“小企业 大梦想”高峰论坛(简称“投融会”)在京开幕。我院院长王洪章教授应邀出席并发表题为“推进数字普惠金融建设,助力提升中小企业高质量发展”的主题演讲。以下为演讲原文:

中小企业是中国经济长期健康发展的重要基石,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中小企业发展,强调“中小企业能办大事”。国家“十四五”规划纲要明确指出,支持创新型中小微企业成长为创新重要发源地。最近的9月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中国服贸会议发表视频讲话,对金融深化改革又做了重要指示,习近平总书记说,我们将继续支持中小企业创新发展,深化新三板改革,设立北京证券交易所,打造服务创新型中小企业主阵地。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标志着聚焦服务中小企业创新发展的新三板站在改革的新起点。这项改革将使中小企业在资本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使长期存在的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以及中小企业以间接融资为主导的融资格局发生变化。总书记这个战略布局将惠及众多中小企业。

在这个背景下,我们讨论中小企业问题更有现实意义。当前中国面临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大力支持中小微企业发展,是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内在要求和时代呼唤。金融支持中小微企业,创新数字普惠金融新模式,是新时代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应有之义,是缓解金融供需矛盾的重要抓手,也是助推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实现共同富裕的有效举措。

一、中小企业承担着国之大者的重大责任,但从金融市场需求和覆盖度来看,有效需求对接还存在很大空间

作为实体经济的毛细血管和微观细胞,中小企业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是吸纳就业的“主力军”,是激励创新、拉动投资、促进消费的“生力军”,更是当前“六稳六保”的关键所在。我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离不开基数庞大的中小企业,畅通国内大循环,就是要调动起社会各方的力量,而中小企业就像是人体的毛细血管,将氧气和营养疏送到人体各部位,保持旺盛的机能。中小企业的普慧作用在于,它把社会生产、流通,居民收入与消费等广泛的串联起来,实现有效的循环,惠及着全社会。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和中美贸易摩擦的巨大冲击和影响,市场主体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和挑战。在困难的经营环境下,中小微企业等市场主体仍旧表现出了较强的发展韧性和活力。今年7月底,全国登记在册的市场主体总数快速增加到了1.46亿户,比2012年的5500万户增长了近1.6倍,个体工商户达到了9800万,为巩固存量就业和吸纳新增就业提供了最直接、最有力的支撑。

但另一方面,相较于庞大的市场需求,金融供给侧尚未实现充分覆盖与有效对接,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依然是突出问题。突出表现在这样几个方面:从企业端看,小微企业生命周期短、抗风险能力弱,从单体上看属弱势群体,缺少规范的财务报表,缺少抵押物,难找到不对称,导致难以获得融资服务。从政府端看,涉及小微企业融资的公共基础设施、公共服务手段、公共信息响应等存在完善空间,信息系统公共平台建设不足,信息竖井、信息孤岛现象依然存在,信息碎片化,信息集成难度大。从金融供给端看,各类金融主体在“敢贷、能贷、愿贷”的服务能力与供给效果方面差异较大。大型银行凭借科技和资金优势进场速度还是比较快的;地方银行和农商行侧重区域服务和农村市场拓展;互联网金融机构深耕数据与场景;股份制银行则面临一个重新定位的问题。尽管初步形成了多种普惠金融服务模式,但还存在着不平衡、不充分,整体的资金供给规模与服务覆盖面仍还有很大的潜力空间。

二、数字普惠金融的发展、实践和认知,是科技进步和理念转变的结果,顺应了数字经济时代的脉动

在政府端、银行端、企业端等各类主体的共同推动下,特别是在科技赋能、数字普惠金融模式的加持下,融资难题正在得到逐步解决。截至2020年末,我国小微企业贷款余额42.7万亿,贷款户数2573万户,与2015年底相比,贷款余额和户数均实现翻番,较好地解决了金融排斥性问题。

从国际上看,2005年提出了普惠金融概念,但是个世界性难题,在我国也经历了艰难探索和落地过程。中小企业融资问题,我理解是小、少、散、难,小指的是企业太小,甚至找不到,看不着。少,需要的贷款量太少,散是象天上的星星,很难顾及。难是贷款条件不具备,贷款审查难,催贷难。这些都是很现实的问题。甚至关于中小企业的标准也不统一,怎么办?我在建设银行工作的时候,提出了“以小为主、以微为重”发展策略,以普慧为重点,以科技为支撑,以组织为保障,成立了普惠金融发展委员会和普惠金融事业部,结合“新一代”技术应用,探索评分卡评价方法,创新大数据信贷产品等一系列措施,在持续的探索实践中,从“秒申秒贷秒还”,逐步发展形成了“批量化获客、精准化画像、自动化审批、智能化风控、综合化服务”的“五化”数字普惠金融模式。这些数字普慧金融模式,也是金融同业服务中小企业的共同特征。目前,中国数字普惠金融行业标准正在形成,在国际上能够大面积的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非中国莫属。

持续加大对中小企业的支持力度,我们应该有能力做好,我们开始度过抗击疫情和艰难复工复产的关键时期,金融科技在疫情期间表现出的非接触性、持续服务的眛力,使我们运用数字技术服务中小企业更有了信心和动力。

在数字普惠金融的特征和运用趋势上,还需要做更多的技术和管理的事情。一是信息集成。在数字经济时代背景下,数据成为重要的战略资源。对多源的数字化信息进行汇总集成,基于算法和模型将信息转化成信用,成为开展数字普惠金融的前提基础。二是科技赋能。在系统基础设施和技术应用上下功夫,在企业级技术架构上集成主体、集成服务、集成工具和集成应用,才有了企业服务载体和依托,才能真正实现普惠金融的数字化。三是数据要素。防止数据孤岛和数据壁垒,推进数据要素的流动、流通和交易,让数据最大限度地发挥价值,促进形成数据要素市场,鼓励和支持包括银行在内的各方将数据作为资产进行社会化生产和交易,提升价值。四是平台化。以平台作为重要的模式支持,加强线上平台建设,提供一站式综合金融服务,进而以开放银行方式,广泛连接形成整个社会服务的大生态体系。五是“三新结合”。新技术、新模式、新业态的演变密切关联,根据创新创业主体和创新要素的变化趋势,持续地改进服务方式、服务手段和服务方法。

在这些要素的共同作用下,“数字”和“普惠金融”的有机结合和践行,将会改变普惠金融的行业面貌和经营模式。

一方面,从外部重构了企业的信用评价体系。过去,银行看企业习惯性地先看财务报表、看抵押,财务信息不健全、资产积累不充分的中小企业被传统金融拒之门外。数字时代,通过对中小企业在生产经营和生活中积累的海量数据,对基本信息、信用信息、经营结算信息交叉验证,形成以数据为基础的客户画像;结合对企业历史数据深度挖掘分析,基于数据、模型和算法,实现对企业偿债能力的全新评价。

另一方面,从内部重构了银行经营理念和信贷流程。在传统的信贷经营思维下,习惯于依靠人工经验层层把关、层层审批,似乎经手的人越多,对风险的判断越准。新模式通过建立小微企业评分卡模型,以线上操作、标准化打分的形式提供高效的自动审批决策,在客户信息完整的情况下,3分钟可完成信用贷款申请到支用的全流程操作,相比传统方式20-30天贷款周期,实现实时审批、立等可贷。

还有,从市场上重构了客户服务方式、触达方式和客户体验。以数字化方式实时洞察客户需求,发现客户偏好和行为数据,建立客户服务模型,满足客户个性化需求,从以前的“人找钱”变为“钱找人”。拓展手机银行APP、小程序等移动端渠道,7×24小时享受安全、便捷的金融服务。数字化模式客户经理的服务能力和效率大大提升,由之前的服务10余个客户大幅拓展至100-200个客户。

三、提升数字普惠金融能力,还需要多方发力,加强各类参与主体的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和政策保障

我国的数字普惠金融体系正在形成金融供给主体不断丰富、金融科技持续赋能、制度保障不断健全的全方位发展格局,数字化、线上化、生态化经营是未来的方向。

对于未来数字普惠金融的提质上量,提出几点建议和思考。

第一,丰富数据要素的供给。数据要素是数字普惠金融发展的关键,除了企业数据外,还需要广泛连接政府及第三方信息平台,持续引入公共数据,搭建国家级信息数据共享平台,形成数字化生态共同体。同时,推动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国家近年来大力提倡中小企业“上云用数赋智”,重视发展“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产业生态,一方面能帮助中小企业提升智能化生产效率和新技术研发竞争力,另一方面,可以提高全产业链协同,进而延链、补链、固链、强链,提升制造业、产业链的国际竞争力,还可以帮助银行获取更丰富的生产数据补充信用评价和授信判断。

第二,加强金融科技应用,让数字普惠金融无处不在。金融科技应用还有几个方面需要加强。一是依托金融科技推动数字普惠业务架构的优化,通过大数据、人工智能、数字化渠道、物联网等技术工具来降低整体运营成本,从全流程赋能营销、信贷和风控等多环节。二是构建场景金融,运用开放银行技术,将数字普惠金融服务无缝地以API、SDK等接口嵌入合作伙伴场景中,以交易触发金融服务需求。三是金融科技技术输出共享,大中小银行、互联网金融公司可以共建数字化生态,深化技术合作推进创新。当然,还需要指出,要警惕金融科技带来的新型风险挑战。比如通过抢占入口和渠道,汇集大量信息流,成为“数据寡头”“生态垄断”;比如新技术带来的业务、技术和网络的三重风险叠加,需要完善相应风险监测、预警和管理体系。

第三,完善多元化的数字化普惠金融供给体系。不断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持续激发普惠金融相关市场主体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银行业应加强数字化运营,持续推进线上改造和下沉服务,同时发挥线下网点优势,线上线下联动结合,为中小企业提供便捷、综合的金融服务。互联网金融机构应找准在普惠金融中的定位,利用科技力量、平台优势、灵活机制形成有益的互补。此外,保险、信托、租赁等非银行金融机构也应积极参与到数字普惠金融的供给中,满足中小企业多样化的金融需求。

第四,还要清醒地认识到,数字普惠没有实质性改变传统金融业的风险,还会带来一些新的监管挑战。需要完善与数字普惠相适应的监管政策,在鼓励创新和有效防范风险之间找到平衡。一方面给予适度容忍激发数字普惠金融创新实践,对金融科技平台等节点式介入的机构,适配相应层级的管理,避免“一刀切”。另一方面根据数字普惠发展态势调整监管方式。比如,建立跨部门金融科技协调监管小组,创新运用监管沙盒,在充分理解数字普惠技术模式和服务业态的基础上跟进监管。同时还要关注数据安全问题,数字普惠金融加速了信息运用,可能容易带来信息泄露风险,监管机构应当从消费者权益保护角度出发,统筹规范商业银行、互金公司等各类金融主体关于数据安全的管理框架。

最后,就金融支持科创领域谈一点想法。当前国际经济贸易关系的复杂性,逼着我们必须走自主创新之路。刚才子彬会长讲了他在支持中小企业专精特新方面做的推动工作,专精特新企业是走向“中国创造”最有活力的元素,对把握创新主动权、提升国际竞争力、防止被科技“卡脖子”意义重大。但科创类企业由于轻资产、高风险,较难获取信贷支持。商业银行应采取一些有益探索,可以针对这类企业特点,创新以“技术流”为核心的信用评价体系,为科创企业提级增信。另外,打造“创业者港湾”平台机制,对接各类要素资源,为科创企业提供“金融+孵化+产业+辅导”全生命周期的成长服务。商业银行综合化经营已经成为现实,在这种情况下,支持科技创新有基础也有条件。可推进投贷联动模式,探索借鉴硅谷银行做法,创新试点商业银行对科创企业的适度直投模式,股权与债权结合,用股权投资收益弥补债务性融资风险。当然,这也需要监管、法律等方面的配合协同。

我就讲这些,预祝年会圆满成功,中国数字普惠金融乘风破浪,谢谢大家!

原文链接:http://www.xinhuanet.com/health/2021-09/10/c_1127849832.htm



友情链接|FRIEND LINE --------------------
专题专栏|SPECIAL COLUMN -------------

地址:中国·辽宁·大连市沙河口区尖山街217号之远楼          邮编:116025

电话:0411-84713519          传真:0411-84713519

邮箱:naeri@dufe.edu.cn

东北亚经济研究院

版权所有 © 2012 东北财经大学东北亚经济研究院